基因 - 李金国个展

红门画廊非常荣幸地宣布将于2017年7月1日至7月30日举行李金国的个展,此次展览艺术家为大家呈现了他在2017年最新创作的《基因》、《盆景》和《遗忘》系列作品。从自己的生活经验和记忆中获得灵感,运用对树脂的创造性,新生出一种与众不同的生命力。

《基因》
我小时候所有的玩具都是自己用一些我身边的材料自己制作,慢慢养成习惯看我身边有趣或彼此相关的方面。台球的圆形颗粒状,五颜六色,而且上面的数字,让我觉得它们象肉眼可以看到的原子之类的,有点象重构物质,可以用它们来编织我想要的任何东西。我对人生的理解并不是天注定的,是人为可以控制的,甚至被他人控制。我自己选择我要什么,也可以决定自己的样子。我的很大一部分创作都保持了我小时候自己做玩具的习惯。

《盆景》
盆景系列作品是我根据树脂材料的特性而创作的。这种材料会在一定条件下由液态转变成固态,而且犹如水晶般晶莹剔透。我在它还是液态时滴入墨水,这些墨水会在液体树脂里四散开来,然后我将其瞬间凝固,这些墨水的自然形态就被保留了下来,有点象把这些墨水的时间也停止了一样。盆景作品里外是两种完全不同的雕塑状态,但它们相互之间在造型,色彩和意义上保持着一定的逻辑关系。

《遗忘》
关于泡泡胶作品,认为理所当然可以打开,其实是无法打开的,也有点象你忘记打开它。我觉得我们生活中很多东西都一直处在模糊的状态中,人们会因为各种原因宁愿保持这种模糊状态,而不愿意去面对它,或无法面对。

 

艺术家自述:
创作时,我一方面注重材料的使用乐趣,另一方面,我又在意作品的深入过程能否触及我内心深处的东西,甚至是不愉快的,消极的。

前段时间我母亲给我捎来一件红体恤,说是算命先生给的,可以避邪,叮嘱我一定要穿,她从小没有受过任何教育,至今也不识字。我母亲的亲生父母,也就是我的外公外婆,以及我3岁的舅舅都没有能够在50年代末的大饥荒活下来,只有5岁的母亲辗转投靠远房亲戚才勉强保住了命。在我们几兄弟很小的时候她常常给我们讲述她的艰辛和不易,她的往昔充满了孤独和痛苦。但她也讲过一个令她一直都很高兴和骄傲的事,有一次她在夜里出门借着月光割猪草,无意间仰望夜空时看到天上走出一队迎亲的人马,非常热闹,她高兴地看完了整个过程。后来村里的老人告诉她,能看到天上发生的事必有后福,她很相信老人们所说的话。我母亲的故事每一个细节我都听过很多遍,以至于这一切就跟发生在我自己的身上一样。

这个展览是我今年去纽约前的最后一个展览,我准备了三个方面的雕塑作品,“基因”,“盆景”和“遗忘”,它们对空间占据各有不同,作品是具象的,是讲故事的方式。

参观画廊
每日上午九点至下午五点
 
Levels 1 & 4,
Dongbianmen Watchtower,
Dongcheng, Beijing
 
北京市崇文门东大街,
东便门角楼一层&四层
关注我们
     
 

  Wechat QR
邮件订阅